当前位置: 首页 » 空调

梦想与现实 空空狐事件最后会如何收场?

  每个时代都不缺少梦想,但每个时代的现实又都残酷到无法直视。

  最近空空狐事件成为媒体网络竞相关注的焦点。创始人称投资人并未及时打款,投资人炮轰创始人败光5000万,这一场对簿公堂的剧情开始时,就意味着这里并没有一个赢家。

  事件时间线

  2016年12月,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称,由于公司内部治理原因,公司日前被第二轮投资方昆仑万维清算,目前创始人余小丹已被踢出董事会,并被辞去CEO职位,实际上完全失去了对一手创立的公司的控制权。随后,余小丹讲诉了她自己20天内被资本踢出局的故事。

  之后,其曝出的“创投潜规则”引起了更广泛关注和讨论,多家媒体深度剖析了投资跳单的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然而,前几日,余小丹与投资人周亚辉的第二季征战又拉开帷幕。5月4日晚,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个人微博上发表文章《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余小丹在文中称,新的管理团队要关闭公司,自己虽有10%股权,却没有接到通知,即将失去空空狐控制权。

  5月6日,空空狐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回应称,这是一次“断章取义、拼凑故事”的自我炒作,并表示已经向余丹(余小丹本名)本人发送律师函。周亚辉称,余小丹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元左右的投资款,对业务和管理却没有一点点反思。

  到这里,事件的剧情似乎发生了反转。余小丹从“被害人”的角色摇身一变成为了“活该”的创始人。

  不过,5月7日,余小丹再度发声,称周亚辉作为投资人不专业。余小丹还强调,周亚辉签订协议投资4500万元,但实际一年期间总共到账2300万元,另有300万元支付给了公司COO季诺,没有用于公司运营,欠款1900万元。

  5月9日,经周亚辉授权的北京达辉律师事务所将发布公开声明,披露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任职期间购买大量奢侈品等个人用品的发票,以及一系列报销凭证,数额庞大。报销单据显示,为出席一次活动,余丹最高曾花12万买LV服装。

  这场互撕两败俱伤

  从双方互撕的情况来看,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局。投资人砸钱之前会变得慎重又慎重,而投资圈的“黑暗”又让创业者心有顾忌。

  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自述中谈到,创业者不遵守协议可能受处罚,但投资方不按照协议打款却不受约束,而且如果诉诸法律的话,一方面可能耗时费力,将分秒必争的创业时间带入旷日持久的官司中;另一方面则是创投“潜规则”,一旦将情况公开撕破,很可能会被视为“刺头”,会在未来融资中遭遇创投“潜规则”。

  然而,签完协议不打款的现象并非从来就有,近两年来才尤为明显,除了不打款,甚至还有签完协议撤资的案例,比如年初以公开信宣告创业危机的“一起唱”,原因就是融资遭遇“跳单”。

  “创业项目多但好项目数量有限,为防止错过,签协议比以前更频繁,但有些项目签完发现有问题,要么是投资资金,要么是认为另一个项目更好,于是就拖着不打款,反正创业者也不能怎么样。”

  “空空狐会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如果不能改变创投圈里的积弊,那也会给创业者好好上一课,风气可能会由此改变,中国的投资机构,是时候要换把椅子和创业者相处了。”一位投资人士说。

  如今,这场征战还没有结束。现在争议的焦点落在这三个问题上:一、投资人周亚辉的投资金额是否全部落实。二、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是否花光了5000万的投资款致所谓的“经营不善”。三、余小丹是否被投资人“泼脏水”。

  按照余小丹的说法,投资金额实际到账2300万元,加上支付给公司COO的300万,还欠款1900万元。按照周亚辉授权的律师事务所发表的声明来看,余小丹购买大量奢侈品,私自利用投资款,才导致公司的“经营不善”。两者均有不小的责任,但后续剧情如何发展还不得而知。

  2015年,作为国内第一家时尚女性闲置服饰交易平台,空空狐先后获得3500万元的融资,其创始人更是被冠以“90后美女创始人”、“神奇少女”的各种称呼,似乎“90后”、“美女创始人”成为一个了不起的标签。

  与其一同被投资人注意到的还有曾经火爆一时的神奇百货17岁少女CEO王凯歆、情趣用品创业者马佳佳、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等等。90后创始人似乎被标签化和话题化,他们无所畏惧,因为年轻,所以输得起,也因为年轻,所以肆无忌惮。而这,也成为投资人投资时很顾虑的一个原因。

  此次空空狐事件究竟会如何结尾?是撕破脸皮战斗到底,还是选择和解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资讯
家电维修
太阳能